巴中巴州找酒店叫小姐上门全套服务

首页

分手后男子要回86万彩礼

宋小女:一个(女)人(的)悲喜(半)生

时间:2020-08-10 09:40:30   来源:哪里有小妹不正规按摩服务全套一条龙 浏览量:47145

巴中巴州找小妹全套服务包夜服务多少钱

【微信:811154339大幂幂】巴中巴州找小姐按摩电话【微信:811154339大幂幂】巴中巴州找小姐保健按摩服务【微信:811154339大幂幂】《巴中巴州小姐信息》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找小姐特殊服务电话》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小姐服务》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找小姐服务》《巴中巴州找酒店宾馆小姐微信服务电话》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找小姐》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哪个酒店有小姐》微信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哪个宾馆有小姐》微信一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哪条街有小姐》《巴中巴州找小姐服务》微信一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小姐服务方式》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红灯区在哪里》微信一【微信:811154339《巴中巴州小姐陪游》巴中巴州小姐包夜电话TEL:【微信:811154339】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,我会所服务人员均为兼职人员微信:【微信:811154339小甜甜】,上岗前经过职业培训,定期进行身体检查我们以质量第一、安全第一信用第一的生意理念,打造完美都市夜生活??无论您喜欢何种类型,我们都能满足您的要求???

  (宋)小女:(一)个女人的悲喜(半)(生)

  离(散)27年的家庭,终(于)等来张玉环无罪判决(书);离(开)张家村,(宋)(小)女表(示)要(加)倍去疼爱现任老公。

  8月7日下(午)四(点)半,(对)(宋)小(女)来说是(个)极其隆重的时(刻)。在江西(进)贤县张家(村)那栋二层红砖(房)的堂屋门口,宋小女、张玉环和佝(偻)着背(的)老母亲坐(在)褪色的长条(木)凳上,(儿)子儿媳四人(在)他(们)身后站成一排,孙子孙女(们)或(抱)或站,倚(靠)在长辈身边——这个离散(了)27年的家(庭),要在合(影)里完(成)团(圆)。这样(的)(相)聚(场)景,(宋)小(女)(过)去想象过无(数)遍。

  (在)外人(看)来,51(岁)的宋小女,几乎经历了(一)个(女)人最(煎)(熬)的半生:丈夫入狱、遭(受)(非)议、改嫁求生、抚养幼子、(奔)走(鸣)冤、身(患)恶疾。

  (跌)到(谷)(底)的日子,她(躲)进被子里偷(偷)(抹)眼泪,(也)会跑(到)山上没人的地方(放)声大哭。(但)伤害和痛苦,终归(没)能(击)垮她。

  张(玉)环无罪归来后,(别)(人)(反)(复)追问她,“有想(过)放弃的时候吗?”她(每)次都(答)(得)(干)脆,“没有,从来(没)(有)。”(末)了,再笑(着)补上一(句),“今天(的)这个结(果),就是我最满意的。”

  “(我)要给(他)完完整整的八个(人)”

  回到江西的这些(天),宋小女(很)(疲)惫。她(大)多在清晨五点(多)(醒)来,采访从上午排到深夜,电话、信(息)(几)乎从未间断。她不太(会)拒绝(人),(除)(了)睡觉和(上)厕所,她全天(都)被陌生人和(摄)像(机)包围。

  面对媒体,她(总)(说),“1993年,(张)(玉)环给我留下两个(儿)子,一(个)(三)岁,一个四岁。(现)在张玉环回来了,(我)要给他完完整整(的)八个人。”

  这“八个(人)”(是)两(个)儿子、两个儿媳、四(个)孙子女。8月7日这天,宋小女要把这“八个人”带(给)张玉(环)。

  (为)了中午(的)(团)(圆)饭,(她)与儿子儿媳钻进不太通风的厨房里,在土(灶)(上)烧出7道家常(菜)——(家)常煎豆腐、黄瓜炒肉片、清(炒)空心菜、油爆虾和猪蹄、卤蛋、鱼。

  还(没)(等)到张玉环回(家),村里干部便传来话,要带着张家人去(县)里团聚。(这)(与)宋小女预想中的团(聚)不(太)(一)样。

  宴席上,张玉环挨(个)抱(抱)(几)个(孙)子(女),听他们叫“爷爷”,(脸)上(的)笑容都(多)了起来。他还没(能)完(全)适应这个角色,开心写在脸上,但(也)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舍(不)(得)他们(走),但天下没有不(散)(的)(宴)席,(你)说是不是?”

  (宋)小女没(有)(哭),她(全)程都开心笑(着)。(一)直以来,宋(小)女(的)情绪都比张玉环更显露(一)些,她情感丰沛,高兴了就笑,(难)过了就(哭)出声。早在张(玉)环(回)家之前,(她)(曾)对着(镜)(头)动容说,只(求)张玉环能在无(罪)获释那(天),给她一个紧(紧)的拥抱,“我非要他抱着我(转)”、“从1993年欠到今天他应该抱”。

  网友们从(这)段(视)频里(看)(到)了宋(小)女“眼里的光”,(说)她经历(了)(常)(人)难以想象的坎(坷)(后)(还)仍(然)保持(天)(真)和(善)良。

  但(从)(张)玉环(回)家至今,家里一直被热(闹)簇拥,两人很难得有机会(说)上(几)句(话)。两人交流(最)近的(一)(次),是吃饭席间,张玉环走过来对她说的(那)(句),“小(女),吃饱没?多(夹)菜哈。”

  宋小女很是心疼,(看)到牢狱(生)活(对)(张)玉(环)(的)(改)变,“不是以(前)(的)张(玉)环了,看起来笨笨的,对(什)么都(很)(陌)(生)。”她给(张)玉环(买)(了)(一)(部)手机,(但)张玉环完全不(会)用。

  让孩子们(回)(来)陪(伴)张(玉)环,(也)是(宋)小女做的决(定),“(我)忍痛割(爱),主要就是为了(他)高兴,他(现)(在)最需要陪(伴)。”

  27年后的重逢“欠我一个拥(抱)”

  张玉(环)无罪(释)放的消息(出)来后,宋(小)女哭(了)好几(场)。最(难)抑(制)情绪的(是)8(月)4日——接张玉环回家。

  (那)(天)张玉环(回)到村里(时),(已)经是傍(晚)(六)点(四)十分。车门还没有(打)(开),宋小女(已)经不能自已,(她)哭(着)挣脱(了)两个儿子的手(臂),在张玉环(走)(出)车门的(一)刹(那),从数米外扑了上去。

  (但)是,第一个抱住张玉(环)的(是)他(的)妹妹,宋小女(只)能和他的母亲(在)(外)(围)与(二)人相拥,抱头痛哭。(张)玉(环)和(母)亲、(妹)妹被(人)(群)搀扶着(进)了(屋),门口被争相(拍)摄的记(者)堵住,宋小(女)和两个儿子被堵在(了)外(面)。

  (宋)小女因为情绪过(于)激动,被两个儿子搀扶着坐在(了)(门)(口)。

  “小(女)在哪儿呢?小女在哪儿?”(情)(绪)稍微稳定(后),张玉(环)回过神(来),拨开人群,找到了门口(的)(宋)小女。

  (数)分钟后,(众)人(抬)着宋(小)女坐到了(屋)(里)的躺椅上,(她)已几乎昏厥,(鼓)(起)(腮)帮大口大口地喘(着)粗气。(见)张玉环之(前),(她)已经吞下(两)(倍)于平(时)剂(量)的降压药,也(没)能(抵)消重逢时(的)激动。

  “低压60,(高)压187。”(早)(已)等候在(门)外的120医护人员为她测(量)了血压,旁边有人掐她(的)人中,有(人)(为)她扇(扇)子,有人给她按摩四肢。

  (到)了19(点)17(分),宋小女的血(压)(仍)居高(不)下,她被抬上救护车,送到医院打了镇(定)剂。第一次和(张)(玉)环(的)重逢,就这样结束了。

  (第)(二)次见面,是在次日的清晨。(宋)小女从进贤县人民医(院)出院后,就赶到张家村。两人靠墙(面)对面站(着),张玉环穿(着)黑灰色(的)条纹上衣,右手(握)(着)宋小(女)(的)双手,左手(扶)着她的肘部。宋小女向他(再)(次)表达,“我(一)(直)等着你,(每)次去看(你)(都)想拥抱你,(你)不(拥)(抱)不要紧,但是你要知道,(你)欠我一个(拥)(抱)就可以(了)。”

  (事)后,当(媒)体(问)(到)为(什)么(不)拥(抱)?不善言辞的张玉环说,“(是)担心宋(小)女(情)绪激(动)(再)次昏倒”。

  “我俩的感情是周围人里最好的一对”

  1993年那场变(故)(之)前,宋小女一(直)(都)被宠爱着。

  她在家排行老七,(是)家中姐妹里最(小)的一个。幼时,因为(先)天性心脏病和肾(炎),她每十天(半)月就要住一(次)(院),小(学)上了四(年),(最)终(因)(此)辍(学)。医生曾(一)(度)(告)诫她(父)(母),尽(量)让(女)儿吃好喝好,不要让她结婚。

  直到14岁,宋小女突然(发)现,自己的(心)脏病(似)乎好(了)。父(母)带女儿去医院检查,被告知,(宋)小女的心脏病确实已几乎痊(愈),接下来,只要治好(她)的肾炎就可以了。(宋)小女18(岁)那年,医生说,她(可)(以)结婚了。

  母亲为她挑中了张玉环:一(个)性格(老)实、个子高、长相端正、离娘(家)两(里)地的(男)(人)。1988年,宋小女和比(自)己(大)两(岁)的张玉环结婚,大儿子(保)仁和(二)儿子保刚(在)婚后第二年和第三年(相)继出生。在她的(记)忆里,婚(后)的五年间,是一(段)(无)(忧)无(虑)的“好日子”。

  因(为)(身)子(弱),宋小(女)从小没(干)(过)(什)(么)农活儿,(结)婚后,地里(的)活儿基(本)全归(了)(张)玉环,(偶)尔两人一起下地,她也是坐在(田)埂上看着张(玉)(环)(耕)作。入狱(多)年以后,和宋小女一起(下)(地)的场(景)(是)(张)玉环(对)“家”(留)存为(数)不(多)的记忆。

  (农)闲时,(张)玉环(凭)着一(手)木匠(手)(艺),偶尔(会)(去)(福)建、上(海)接几(单)木工活儿,补贴家用。宋小女平(时)(不)(关)(心)丈夫能(挣)多少钱,也(不)会操心家(里)要(花)多少钱,她只(知)道,结婚时,同龄新人(多)用(旧)家(具)布置新(房),(她)已经能(用)(上)(张)玉(环)亲(手)(打)(造)的清一色(新)家具;婚后,丈夫(一)(个)人靠种田、做(木)工、打(零)(工),足(以)养活一家四口。

  (有)(一)次,(她)跟(张)玉环说,自己生完孩子胖了,(结)婚时(买)(的)很多衣服穿不下(了),(张)玉环听完之后,没(有)(多)说什么,过了(几)天,就给她从(县)城买了几套新衣服,尺寸丝(毫)不差。她最(喜)欢一(条)(紫)色的松紧(带)长裙,胸(前)有一排竖着的扣子,连着穿了两年多。

  家里的几(个)姐姐都羡慕她嫁对了人,男人(足)够疼(她),“(每)次(吵)完架也都(是)他(来)哄(我),我俩的感情是周围人里(最)好的一对,你想想,早上都是他做好了(饭)再来叫我(起)床,以前我真的好(幸)福。”

  突如(其)来的(变)(故)

  (张)玉环被带(走)调(查)那天,宋小女正在家里给两(个)孩子喂饭。(不)久(前)村子里有两个男(童)遇害,宋(小)女并(不)清楚到底(发)(生)了什么,但整个(村)(子)(里)的(男)性,(只)(有)张玉(环)一人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带走,终(归)不是好(事)。

  直(到)今天,她回想当年听(到)“(张)玉环杀人”(的)第一(反)应,(仍)(然)是“那(是)(不)可能的,你(们)不懂他(那)个人。他爱我(们)三母子,(一)个(做)了父(亲)的人会做那(个)事吗?”

  丈(夫)出事时,宋小女的两个儿子(一)个四岁,(一)个(三)(岁),她没有(精)力也(没)有能力去(处)理“(这)件(超)过想象的复杂事”。为(了)张玉(环)(的)案子,(那)些年她跑过(法)院、公安(局),每(次)(进)到看守所,(见)(不)到张玉(环)就哭,(见)到了(也)哭。从县里、市里,再(到)(省)里(她)都找了一遍,但(都)无功(而)返。

  (张)玉(环)的(大)(哥)张民强,更(多)地承担了(为)弟(弟)申诉(的)工作。他记得在监(狱)里会见张玉(环)时,(每)次(都)问,“是不是你杀的(人)?”得到的答复(都)(非)常肯定,“我(没)杀,(我)是被冤枉(的)。”

  张民强开导(张)(玉)(环),让(他)尝(试)写申诉信寄往最(高)(院)、最高(检)等部门,他也帮着弟(弟)把信的内容(打)印(出)(来),更换抬头地址,一封一封寄出去。寄信申(诉)(的)日子一(直)坚持(到)2008年。最高检控告厅回(函),(说)已收到张玉环案件来信,(转)至(江)(西)省高院,(请)耐心等待。

  “(就)宋小(女)来(说),帮(助)张玉环申诉,(她)确实没有(这)(个)能力。”张民(强)(说),(当)(年)出事(的)时候,宋小(女)比其他(亲)友更清(楚)一(点)(案)情,因此当律师、(媒)体需要(了)解(案)情时,宋小(女)能(做)(的),(便)(是)配合(流)程(所)需,从福建赶回(江)西(讲)述当年的事(情)。

  “她一个女人只(能)做这(么)(多),(在)她力所(能)及范围里,她做得(很)(好)了。”张民强(说),对弟弟的家庭,宋(小)女算是尽了最大(的)责任。

  (一)边打工,一边为张(玉)(环)申冤

  张(玉)环(入)狱后,宋(小)(女)(感)觉“天快塌了”。

  起先,被害男孩父(母)的骚扰,同村(人)的冷眼接踵而来。“(人)家看(到)我们都绕道走,白眼太多了。”

  (当)年(的)村医张幼(铃)回忆,案(件)侦破以后,警方在村子(里)公开宣(读)(了)破(案)(经)过,所有村(民),(包)(括)他,都相(信)张玉环就是(凶)(手)。“事发以后,村里人对他(家)人(看)法很不(好),(没)人再(愿)意和(他)家(来)往。”(张)家村村民张丁玲(说)。

  宋(小)女(不)(敢)再带着两个(儿)子在张家村(生)(活)(下)(去)。(张)玉环被抓后的大半年里,(她)(和)两个儿子辗转于娘(家)和(几)位亲(戚)家,“过着一种流(浪)生活。”

  那段时间,宋小女做得最(多)的事情就是(一)个人默默流泪。张民强的妻子觉(得)他们母(子)(三)人这样生(活)不是办法,(就)建议宋小女摆摊卖(菜),一是(维)持生活,二(是)希望(她)有个生计(忙)着,(不)至于每(天)都胡(思)乱(想)。

  但过了一(段)时间,她就觉得不对劲儿了:宋小女每天卖完菜挣的(钱)居然还(不)(够)进菜的钱。带着疑(惑),她(在)宋小女的菜摊(旁)(观)察了一天,才发现,(宋)(小)女卖菜时,大部分时(间)都是一个(人)(发)呆,(客)(人)买多少(菜),(要)找多少零钱,她都不(清)楚,(找)钱时常(常)把菜(钱)也找给客(人)。

  (卖)菜不是办法,她又把(宋)小女介绍(给)一(位)在深圳开餐馆(的)老(乡),让宋小女去做服(务)员。1994年(下)半年,宋(小)女把大儿子留给(父)(亲)照顾,把二(儿)(子)留给婆婆照顾,一个人去(了)深圳。

  去(了)(之)(后)(那)位老(乡)也才发现,宋小女不会(写)(字),不(能)帮客人点菜,当(不)了服务员。碍(于)情面,他(留)下宋小女刷(洗)餐具,打(点)后(厨)。

  (在)(餐)(馆)的工资一个(月)有三(百)块,(为)了多(挣)些(钱)寄回老家,宋小女揽下了清洗(餐)馆五六个(厕)所的活儿,这是一份(其)他员(工)都不(愿)意干的活儿,老板很高兴地给她每月加(了)一百块工资。

  打工期间,宋小女的父亲(去)(世)了。处(理)完父(亲)(的)丧事,宋小女决定要在南(昌)一(边)打(工),(一)边为张(玉)环申冤。找(工)作时,她告(诉)老(板),(自)己可(以)少要一些工(资),(但)有一个要(求):老板要允许她每(周)(一)请一(次)假。

  “因(为)周一(找)政府(的)人最好找。”宋小女说。

  只会写(拼)音的她,对申冤(的)(概)念(就)是(跑)(到)(不)(同)(政)府(单)位的窗(口),(和)窗口工作人(员)(说),张玉(环)是(冤)枉的。

  一开始,她连(一)份(申)冤材料(都)不知(道)带,直到(有)接待员告诉(她),反映问题要留下材料。不(会)写字,就买本字典现(学),用了将近(四)(天)的时间,宋小女才写出了一封自己(满)意(的)申冤信。

  (她)一(直)相信,张玉环(终)有(一)天(会)被无罪释放,(自)己要养大(两)个儿子,(等)张玉(环)出来,“他什么都没有了,(我)要给他留(住)一个家。”

  父亲的缺位,也给两(个)(儿)子心(里)(留)下(阴)影。因(为)是“(杀)人凶手”的儿子,他们在学(校)常常被排挤。

  “(虽)然他是被迫蒙冤,但他确(实)没有(尽)到(父)(亲)(的)责任,(这)是不可推卸的。”二(儿)子张保刚感慨,“就(算)我能理解、我也敬佩他,(因)为(设)身处(地)我可能(还)不如(他)。但(这)个失职必(须)得承认。”

  患病改嫁

  对宋小女而言,生活给她最沉重的一(击)来自于身(体)的病痛。

  1999(年),宋小女查出(了)子宫瘤,(医)(生)说只(有)做手术才能(知)道是良(性)还是(恶)(性)。她没(有)选择马上做手(术),(怕)(自)(己)下不了(手)(术)台,两(个)(儿)子无人照料。(她)动了改嫁的(念)头。

  两(年)前,弟弟曾给她介绍(过)一个人,对方(是)弟(弟)在(福)建打工认识的工友,老(家)也(在)江西,发妻在1994年(因)(白)血病去世,之后一直单身,带(着)(一)个儿子。(当)时弟弟告诉她,这(位)朋(友)为给(发)妻(治)病散尽家财,还欠(了)(很)多外债,(是)个重情(义)的人。但(宋)小女(拒)(绝)(了)弟弟的好意,(她)想等(张)(玉)环回家。

  此时,宋小女拨通了弟弟的(电)话,(让)弟(弟)(帮)着(约)一次见面。见面后,宋(小)女向现任丈夫吴国胜坦白了自己再婚的用意,并提出三个条(件):一、允许(她)心里装着(张)玉(环),无论她何时(想)去探望(张)玉(环),都(不)能阻拦;(二)、真心对自(己)两个儿(子)好,自己也会(对)他的儿(子)好;三、不(能)(阻)拦她(去)看望张玉(环)(的)(母)亲。吴国胜答应了这三个条(件)。

  1999(年),宋(小)女和吴国胜去(了)福建。(初)到福建的(日)子(里),宋小女对张玉环的思(念)充斥了她和吴国胜(的)(生)活。一次,吴国胜(请)朋(友)在家吃饭,宋小女在叫(他)时,(脱)口叫出了(张)玉(环)的(小)名。朋友走后,吴国胜对(宋)小女(说),“(小)女,你都没有做(好)(思)想准备,怎么能接受我?”宋小女回(他)说,“(我)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,(不)(是)(有)(意)要叫的,你不能怪我。”

  在福建生活(两)(个)月(后),宋小(女)再次回到了南昌,她到(监)狱见(到)了(张)(玉)环,(告)诉了他自己改嫁的想法(儿),(但)隐瞒了子宫瘤(的)事情,“(和)他说了也是给他增(加)负担。”

  “他说自己(是)(冤)枉的,(让)我(等)他。”宋小(女)说,(那)次见面,张玉(环)始(终)(没)有同(意)正式离(婚),只(是)最后松口(说),“只要(他)对你好,你们能好(好)带孩(子)就行。”

  吴国(胜)想让(宋)小女(回)福建和(他)一起(生)(活)。1999年(春)节,(趁)着回老(家)(过)年,他和宋小女说,自(己)一个人养活三个孩子压力太(大),希望(她)(能)回去。宋小女(答)应了。

  2011年,宋(小)(女)一直(担)心的(事)(情)发生了:她被确诊(为)宫颈(癌)。那一年,宋小(女)刚(和)丈(夫)在老家盖好新房,欠下了11万多的外债,“为什么要弄个人财两空呢?”

  (宋)小女想自(杀),吴国胜劝住了她,两(人)决定回南昌(做)手(术)。手术(后)的化(验)结果显示,(宋)小(女)(的)(宫)颈癌(尚)处于(早)(期),只要癌细胞不(再)(扩)散,她可以正常生(活)。

  只是,那次(手)术出了意外,(宋)小女的膀胱破了。(她)的(心)态(再)次崩溃。(这)次,吴国(胜)一气(之)下让她(去)问(张)玉(环),“张玉环让你死你就死,他不让你(死)你(就)别死。”

  宋小(女)去了监狱,她(告)诉(张)玉(环),(自)己或许时(日)(无)多,“你这(次)不能(骗)(一)个死(人),那件事(到)底是不是(你)做的?”

  张(玉)环(给)了她和以(前)一(样)(的)(答)(复),劝她好好活下去,两人哭(成)(一)团。

  不出吴国(胜)所料,(从)监狱回来(后),(宋)小女再没闹过(自)杀。

  “我要回到(我)(现)在(老)公(的)身边(去)”

  在张家村时,(有)人(问)宋(小)女,“如何(处)理张玉(环)和(现)(任)丈(夫)的关系?”

  原本平静(的)(宋)小女有些动容,她答,“两(个)人都是我生命中最(重)(要)的男人,张玉环曾经爱得我那么狠,(我)(为)(了)(他)不(顾)一切,(心)甘情(愿)为他付出,现在(他)(回)来(了),我祝福(他)每一天(都)开开心(心)。(我)要(回)到我(现)在的(老)公(身)边去,(因)为他爱我、包(容)我、支持我,我谢(谢)我老公,(我)爱他,(我)要用(最)大的(心意)去(喜)欢他。”

  宋(小)(女)还说,“(等)我把小(孩)(托)付给张玉(环)后,我就去找(我)老公,我要加倍去疼(爱)他。”

  现(在),属(于)(宋)小女的家在福(建)漳州,吴国胜带着两人的三个儿(子)过(着)“(讨)海人”的生活,一年里(接)近(九)(个)月的(时)间(都)在(海)上。出海捕鱼是他们维持生(计)(的)方式,如果不抽烟不喝酒,(基)(本)没有额外的开销,与家人联系也大(多)依赖(卫)星(电)话。

  8月8日,宋小(女)离开(张)家村。她最终也没(能)等(到)期(待)(中)的(那)个(拥)抱,她私(下)(说),她内心有点委屈。她把这(个)拥(抱)看(作)是对过去几(十)(年)付(出)(的)一个交代。

  但(她)不希望(自)(己)发自内心的一句话,(被)(外)界放大解读,也担(心)会对现在的丈夫造成困扰和误解。(离)开(张)(家)村(的)前(一)(天)下午,她笑(着)当着媒体的(面)解释,“那个抱不要也可以,握手也可以啊,(就)让张玉环想我吧,(哈)哈。”

  新京(报)记者 杜雯(雯) (张)胜坡

  A06-A07版(摄)影/新京报记(者) 杜雯雯

【编辑:卞立(群)】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肚子痛后肚子叫

2020-08-10 09:40:30

高考填志愿操作过程

2020-08-10 09:40:30

快手营销带货

2020-08-10 09:40:30

商业载人航天发射是什么

2020-08-10 09:40:30

爸妈六一节祝福语简短

2020-08-10 09:40:30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